不迷

悲伤 你就悲伤 知道是在感受它

喜悦 你就喜悦 知道是在感受它

它都会过去 知道是在感受它

 

没有什么好不好 它都会过去

转啊 化啊

不迷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去 光

躺着看满月,云雾被光透得一清二楚,高空中吹来一小阵风,吹出来一片亮堂. 旁边稍厚的云团和风玩的时候,节奏十分稳健,风有些顽皮,带出美妙的弧线.大画小画一起变了。花园里蛐蛐的叫声,刹那牵到了老挝,耳朵调调焦,能看同样又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了不同的声音,看来这个环境增加了音色.清晰了空中的轰鸣,还听出好些个拉混凝土的赛车师傅奔向一处处火热的工地,无数个火热的坑在深夜里,还月光下,还那么忙碌.为一个目的给互相及每一个相互服务.除了所有的人是工人,还兼任了服务员.

一样
心定处处定

每一刻就是当下,时时刻刻的当下.时时刻刻的定.

不知道这时还有多少个邻居在通往光的路上用直线做邻居.

看同样的一个方向,路上却有不同的风景

"老乡,您怎么来的?"

"穿云而来."

未分类 7 Comments

律动变了

这场警告过后,百年难遇可能变成年年相遇. 这就是节奏的奥秘,联系的奥秘.
愁容挂在脸上,喜悦去了哪里.融化在风雨里,撕碎于不知 不觉
一切被架起来

虚构的机器 这个大装置里, 所有人全是工人


没有国家,只有土地,没有敌人,只有兄弟

未分类 2 Comments

4月23日上午,雨中去乐山 ,赏幽.留记忆.


雨中的高速公路象是一幅水墨画,道路两边和远处那点延伸出一个平面,树林,庄稼,农居,小湖和茶山都是一个个定帧的连续,乘着速度的惯性去半空中看,平面和立面都有联系,适度的雨雾是小机灵,把浓绿,层次雾化成黑,先人之厉害,用黑白造意境,黑生白,且省了白的颜色。是古代的写生?川内雨后即成幽。城里看的“自然”越来越少,都被假现代实际是落后冲昏了头脑,时髦要靠谱,短浅只能一阵微微风,认不准风,以为乘机就能造大帆船.这个时代给以后"拍"的有关房屋的立体记录片全是悲伤。

城里到处雨后看幽,到目前排第一的竟是在立交桥下,侧下弯出的大桥墩,上面漏下来的雨在墩壁上形成各种水墨轨迹,深浅层次,岁月形成大基础,每次又因为雨的类型变幻,并且延续至后几日,再因雨后天气情况差异出现不同变化过程。这幅画太即兴了,天的即兴把人惊得小心肝儿就象被低音给loop了似的。


进乐山时喜悦感加深,果然,闹中的幽,幽得却生动,劲头十足的生活。空气清透,街上的树赛着比青翠,看它们就能看到这块土地的气。植物太好,牢牢抓着大地,根就是触角,在地下蔓延着伸向水的方向,土层结构真是太有意思了。


去油菜妈租的小院子,在对着大佛的江中小岛。每个城市都有一条河流,乐山不止一条,大佛给镇着。岛上好一顿美味家常饭后,油菜妈院子里摘枇杷,土里散落着和重力玩游戏落败而坠下的柚子,还有两只鸡窜来窜去,它们不是以前的大黄,二黄,这是新的两只,下蛋。它们去了哪里没好意思问,有了感情是不会给吃了的吧,也难说,也有道理,要是能和它物交流,可能才不会了,能听懂还怎么吃,好象还是难说,我不行。如果全然无法,就多多给予,给予会流动,圈会转起来。岛上溜达,到处是绿色,一直走到大佛的面前,水少,就在一点距离的面前,在这个面前玩石头,坐着和他聊天。


在市区最热闹地方油菜真正的家,不锁门。家家炒菜都能闻香,这可是在乐山,底线非常高,比成都高,即使在成都,没两手都是不好意思开馆子的,何况美味大多在家常。油菜家最震撼的美景是窗外,头一伸出去,嘴巴就半天合不上来,四楼往下看,是树上的世界,街道两边的树全部枝繁叶茂,一条各种绿色综合的顶上枝叶路,还是雨后。已经完全看不到街上的情况,只有声音,全靠想像,除了晚上能看到其间光的穿梭。这个时候要是会轻功该多么好,只用点水,那样的一条路,完全是个神奇的所看,全是感动,或许这个场景是某个有心长辈人20年前的一个念想。

听见了一些着急的汽车操作员,想跑得比箭还快。



24,长江市场 

王浩儿--徐家碥--横(穿)川街  好看房屋和三角梅,各种颜色的三角梅.在阳光下盛开.


小本上记着 一笑如菩提 ,却记不起来由.


2007.3.38 演武社区老房大火,只剩焦木.告示.



。。。。。。


 


谢    唐姐,史大爷,晓晓及京H.B0179,欢庆一家,家佳和habibi,小二和阿旺,山崎夫妇,王赣和王禾


更进一步谢 油菜妈和油菜爸还有油菜


谢大地谢雨

那干脆把万物一起谢了.

未分类 4 Comments

泰国的一天

   起床的时候阳光大好,坐在窗台上看楼下公园的小路上有各种静止和移动的影子,身不由己的愉悦起来。晨曲是阳光,稳健悠悠的小节奏中走到天台,小水池是个残酷的环境,光溜溜的好像很干净,关系其实很脆弱。鱼儿们不得不依靠于饮食发放员,不可持续系统很可怕,饿了的话就会抢,生嫉妒。这个环境里,原始积累成了代表生产力,用肌肉压互相。竞争都是自身造成的,其外是造化和自然,攀比太不好, 以后 对小水池的改造就是尽量让它独立,象一个小王国,偶尔和环境参与者通通气。气候条件不好的时候还是送一些鱼食,天干地旱吃点饲料是允许的,就我每年还是有意无意吃次洋快餐,感受下中美对吃在想法上的不同。
   看了鱼,给花草树木浇水,看他们吃饱喝足身上全是幸福的小露珠,阳光下闪闪泛光,花朵长得美,可惜竹子只有两株。泥土中冒了些未知名新芽,不知道是风中飘来的什么信息。顺着新芽焦距一闪,看见土里住着的蚂蚁象迎着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点钟的朝阳并且保持新鲜的那些人们,奔腾在劳动的路上,家园伟大。
   下午去了泰国美食周,听他们说话,买水果和糯米饭.这几天成都的阳光有泰国的意思,去年这个时候也正在泰国,皮肤肯定能存储记忆,周期感.很多感知都是潜藏着,时不时会突然有相似的信息突然时空转移,我在哪儿? 这是哪儿?哪儿重要吗? 重要的是每一刻,发生就过去的每一刻.是永远抓不到的影子.差距是时空,平行的时空.0是那连接处的无穷吗?真精密.肯定要有根,可以无限生长.
 小街花园里坐着等庄的时候,风猛的吹一下,面前大树下了场交响乐般的落叶雨,古代和现代,美都没变过,很多在日常,只要发现,也许有区别是在古代可能成了一首诗,现在只是急匆匆的死水无澜.感官全靠刺激.那是苍和白.
 8楼观音,远近眺望,想到一年前在泰国小岛沙滩上看对面很远的苏湄岛上空,线一样的厚厚云层,其内部闪电破碎的节奏着,看这个巨大的屏幕,想象磁场和碰撞.闪电足足一个钟头.没想到今天晚上真的闪电,震雷,下雨,这雨是庄稼的救兵.我们聊天听雨,呼吸清新,象在泰国某处,吃着糯米饭,分享水果.庄用手机查了节气,原来再过三天是谷雨.提前了三天.程序在变.
 还十分清楚的见到电光轨迹多次,其中几次是频闪,相当于把一个音重复了肉眼能看到的次数,这种节奏挺能抓人.于是拉开所有的窗帘,面前是草木围边的玻璃幕墙,里面光和风在表演,雷玩音响,楼下过路的刺耳喇叭抽空也参与演出.对于节奏,它们要么处于实验阶段要么混沌.

 今天我们说到给自己当秘书,那也算是多了门手艺...

 另外看了泰国电影<大狗民>,导演是好玩的人.很好的电影.该说都说了。



 

未分类 1 Comment

听不见和听得见的交响乐

中国的教育制度太好玩了,那么美好的一些目的,竟然到最后成了秘密.

最开始 我看来是想让受教育的都变得好玩.变得有趣.十足一个理想人物.但当初那几个人也肯定考虑过"传递的衰减",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种衰减是后来的一开头就把通道生生的捏细了,就那样,动机被歪曲了.一个汪洋的世界尽头掉出一个个,无数个的小通道, 小通道装上水龙头,龙头边还有两个站岗的哨兵,能量在小通道走着走着,又因为传递的衰减,在表达和选择收纳的二次糟蹋里逐渐衰减,变成细流,通道变成了毛细血管....艰难的渗透着,一根筋想扎进大地,重回母体..

这之前的各种联系和层次更复杂,有海洋和水龙头,海洋和哨兵,哨兵和水龙头,哨兵和表达,细流和表达... 如果我在我里,那我是试驾在船上,老渔夫时不时想纠正一下方向,但老渔夫和我们是一样,一样又不一样,突然想到 自身觉悟都是从不听话开始. 等式是不可能的,是临时等式.一点的遗漏开始,没有被完全粘贴的就等着看有没有收成.平衡是一个控制的过程,等号都是一个个临时. 这些复杂的关系又象是经脉相连,相互律动着,你动我一下,我就震给你或者给别的关系.各部分那些 影响如同缘分.

如果把灌输比做讲道理,要用对方法,没有姿态,没有差异,至少也做做朋友. 应该是没有了对于错.对和错是一样的.但那是一个绝对静止的状态.有了念,就有了区分,区分出来的好与坏的假象还要再被区分念再区分一次在"我们"的世界里. 辞不达意,不愿乱说了.

能量要列队,要运动和循环,每次循环都会找到新的同伴.整合能量资源的时候各种小排列也很关键, 各种能量个体先后排列关系会带来的感知差异.它的影响在于 感知的隐盖,此刻没有,可能是下一个或者下几个排列时候的顿悟,才有了可以理解感知能量的通道.如果还有记忆,在下一个排列的时候或许会看到感知的影子. 每一种感知又投入下一个可能的感知预备队.

现在当我多次想一些事情或者做一些东西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唉.."那么一下,然后又得找高中学的物理和数学知识等等各种知识,那些不是没学过,是考了就抛掉,还怀着一股自以为是的劲儿:爷不用了~~. 现今,必须得低头.向自然低头.好东西就是好东西,不能因为和传输及运输部门怄气就不要.现在用不了就先存着,闲着也是闲着.把各种能量组合来组合去玩,才叫应用.从实践中主动发现,这是教育里缺少的,而且基础就是基础,基础可以让你表达,准确的表达并且恰到好处,和玩即兴也是一样,玩乐队也一样,互相的联系.

对于成长过程中各种偶然和必然,承认和怀疑,环境和氛围,机率和好坏运气,现在想来我都目瞪口呆,当某年我年少气盛并算衷心的给父母说感谢他们并不算好的教育和关怀以及各种偶然必然最后形成我满意的生活状态的时候,短暂的喜悦感却马上消失得一点也没有,我本以为想给他们发奖状的心会多悸动一阵子,缺也是后怕的紧.

有天想起了小时候写日记,那时候都要写日期和天气.如果现在还有谁连续写日记的话,肯定太好看,光从天气上就能看到一年的变化,和每一个年里的某个日子的天气变化.它们也可以按大规律小规律去观看,说不定还能变换不同的方式看到藏头藏尾四个大字:温室效应.

耐心的去找隐藏的节奏,如同去感受每一天这个变化过程的节奏,有的节奏是一天,一月,一季,一年.有的节奏只是3个小节,重复或者不重复,有的节奏只是一柱香的时间,烟雾进入下一个节奏,还有的节奏是一朵花枯萎的时间,重新生长和立地成佛...

听不见和听得见的交响乐 ,里面那么多风景

最近的一段时间经常给万峰老师的电台录音和李伯清的评书录音配音乐,让他们俩在音乐中玩耍,批评社会和游离市井.偶尔加个扩音喇叭给他们做做简单的delay和重复,稍稍助助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2/blackflag,2007020925617.gif[/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2/blackflag,2007020925640.gif[/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2/blackflag,2007020925711.gif[/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2/blackflag,2007020925724.gif[/img] 再偶尔,找他们来陪着跳跳鱿鱼舞.万峰挺累的,每天要重复表达.而我们说了,拍拍屁股就走了,通不通顺都不管,就去做自我.

杭州人民广播电台必须给万峰老师补贴银子养养肝.

未分类 5 Comments

门外

 出去晒太阳

 不知道今天又是怎样一场旅行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地球人全是白眼狼

地球人全是白眼狼.都不热爱家.家在哪儿,家在每一个我们呆过的地方,家在心里,带着心里那个家四处流浪,所处的是无数的场景,固定,变化,或者移动缓慢.其它都是因为习惯.这些内心的家建立在一个无数的小家里面,小家们全都建立在大家家里,也就是看起来平坦却是一个圆圈的大地上面.圆大地是一层坑坑包包,错落无致的皮,低洼处吸附着水. 水里,地上,空中,这就是我们三个相处的空间.

空中是飞翔 水里是遨游 奔跑是大地 我们动也不动,不动也动.  但不能动不动就认为人定胜天是真的. 人一假胜天,天就日人. 人一旦破坏天,天就一副2流子模样,松着胯,掂着个腿,甩着裤腰带:哼哼... 如果说冷笑还带有一丝俏皮的话,可他冷笑也没有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唉呀,这就吓人了...  孩子们,他都攒着呢!  无知就是一副奇怪的眼镜.让看的东西都缩小到自以为小的位置,却意识不到面对的是一个虚空,力量大到一个虚空,这个虚空就已经没有能量,它就是一切,一切进去还是一切,无数个一切,无数的过去的影子叠加着,它没有力量和进入的坏能量硬碰硬,因为虚空就是收纳.就象是一个精密和丰富的系统,我们的滚动决定着我们的滚动.我们看见的都是无数的镜子,这个镜子里有我们的过去和我们的现在,被蒙蔽的感觉和知觉使滚动的影子隐了形.

风是画笔 云是颜料 动势是轨迹 云来决定光 

如果镜子里慢慢能看见了影子,那就是影子和现在的面对面,自己和自己,那真是一场搞不完的战斗...不知道会打多久,自己和自己都边打边老,一同打入慢动作,推个掌最少要推20分钟..被下一个影子拖进循环机以后,又重新缩混,可能变成下下下下下个影子或者自己.

我给我表说,你可以在学校做游戏,每个月都去打份不同的工,或者学个东西.每个独立的时候,可能你同学们都搞不明白你在干什么,有的还要笑你,到第10半月的时候就出去玩半个月,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就做一个事或者东西,把之前的全部学的做的都联合组装起来,玩之前那半个月的收成就专做锦上添花的事.这多好玩.他就挺不错的,还在学校附近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地方,学校还在峨眉山旁边,景色如画,要在那里上学,还不得玩死自己.

其实这种联系就象是我们对于很多事物没有立体的看.每天无数的信息浮现出来,人的世界,自然的世界,每一个独立,和独立的连续,看了无数场的热闹,到最后才知道原来这是个折子戏,结局在综合,结局在末尾,情景全是虚象.

电视说德国还有法莫道不消魂国阳光普照,无数人在晒太阳,人们兴高采裂的接受采访:这个冬天不太冷. 姑娘们采摘着突然开放的鲜花,脸上荡漾着灿烂.唉呀,怎么办..我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德国冷死了上百人. 而且从此花就被天气骗了,还没睡够呢,温度一来,花儿们都以为春天来了,自言自语说怎么这么快,仿佛没睡过.可春天来了怎么办,花儿没睡够就被骗起床上班,春天的时候都没力气了.还有的地方现在洪灾,还有的地方现在旱灾,还有的地方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和海啸.再通俗易懂一些就是:有的地方水多得喝不完,就把房子冲走了. 有的地方水不够喝,因为它们去了别的地方帮着冲水. 还有的地方被无数的微妙的力与力的关系拧巴着,不震动,力就出不去,消化不了的话还可能有更大的震动.   

风的运动,水的运动,它们一刻也没停止。

报纸上说:'这两年是车的增长高峰期,争取多数人都能买上车'...可会不会从那一刻增长的高峰开始,15-20年后,就会是一个集中报废的年代.突然陡的一下一切上了新台阶,一个负担重重的台阶,陡峭而险峻.看看,数学本来就是让我们更明白很多的关系,比列,等式,大于小于等于,率....  ???

??

未来做好事的商机无限啊,但如果没有那么多商机,才是真的让人高兴呐!噢,难道这就叫无为,无为即有为,有一万个为,一万个有趣的为,在一个平面的盛开!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历史和给你多一些,吃得差一些

每个地方只有一个开始,另一个"开始"的镜像是出自于你看到的开始那一点.那只是无数个开端的小线头,线头是发生,线头是点,也是线,是个隐藏的圆圈,圆圈是原点. 某个角度是没有静止和运动,静止和运动是相等的,某个角度运动是静的连续,不知道角度是不是骗万物,立体上他们是重叠的,似转非转.

去看以前,以前被统称为历史,历史和现在永远只差那么那么那么一丁点儿.高中班主任是历史老师,也是我的朋友,现在想起来, 能问和了解多少有意思的事情。我们永远离珍惜当下就差那么那么那么一丁点儿。不爱看书,买了些书多数凭感觉会有意思,大多留着岁数大了才去阅读,看是不是朋友,是不是说话不说话都是那么自然,是不是可以在无数个幻境和跨越时间的地方握个手,在那儿一律乱坐,上了千岁就发个凉席。而现在唯独想看资料型书,可又不太好找,为了满足日益迫切的求知欲,万般无奈,千般踌躇,百般和自己明争暗斗,还是要吃一些粗粮,说不定这碗粗粮是明白细粮的好兄弟。这有些像看记录片和拍,以前想说话,后来喜欢更朴实,虽然一打开镜头,已经不够客观,再以后,就无所谓了,去找,自由组合那些片子的内容,自己玩调理和分辨。

另外在书城的收获是:现在的书城是一个社会,是一个江湖。极其有趣和凶险,无数的信息可以接收和分解,还兼具时代特征。每一个时代都是唯一的。其间偶尔还要对隐秘的三四只手咳声嗽,有多余时间还要了解目前传销业新动向及想象一下新思潮。每次玩回来都要带本小菜谱给我妈,因为是历史证明她靠自己的想象力无法摸住我的胃,并时不时轻轻的抚慰它。

历史需要去关怀,它是存在的根,是牵向大地的“线”。

还有一天想起小时候有门课叫:自然。 那是鸟语花香的记忆。 现在想着这个名字,一下子就很感动。历史,都经常反映出选拔是有重大的问题,这个传销是波,波是浪和涛的母亲。教育被歪曲成粗粗粮来喂牲口.粗粮不要紧,偶尔吃吃身体健康,可太粗了,会磨坏牙和伤身体。很多次看电视和报纸,那些推手以为观众都是猪,越吃越多,假太极多了,粮食就不够了,就越吃越烂,饲料越吃越差,装饭的碗又都越来越好,只有遥控板那个筷子越来越客观。而观众还不知道饱,最怕吃惯了粗粗粗粮最后换成了糠,却忘记了我们吃了几千年的米。

每个行业里总有那么多无关的二流子,小时候就算成绩好也该去好好学门技术,我不想当二流子,所以想学按摩,至少可以靠手艺四处去走路.

质和量的关系很微妙啊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

逐渐忘我

没有侵略性

未分类 Leave a comment